走進病理科醫生:爭分奪秒"戰鬥"的醫院"法官"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成人在线观看黄色网站_校园性爱小说色吧_avttb2014天堂网最新

  中新網杭州8月4日電 題:走進病理科醫生:爭分奪秒“戰鬥”的醫院“法官”

  作者:張煜歡 張詩雨 吳欣荃

  如果患者身上長瞭一個腫塊  ,究竟是不是腫瘤  ?是良性還是惡性  ?之後該怎麼治療  ?這些問題  ,都將由病理科醫生來回答  。

  相較於外科、內科、兒科等科室  ,醫院的病理科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顯得有些神秘  。在那裡  ,沒有進進出出的病人、或喜或悲的傢屬、也沒有機械的叫號提示  ,隻有冰涼的醫療器械、瑣碎的信息核對和一陣又一陣福爾馬林的刺鼻氣味 。

  在那裡 ,有一群以取材刀、切片機、顯微鏡為“武器”的病理醫生  ,在疾病這場“戰役”裡  ,爭分奪秒地為患者默默戰鬥著 。

  “醫生的醫生”一年看31萬張玻片

  早上7點半  ,浙江省腫瘤醫院病理科主任醫師、科主任孫文勇準時出現在病理診斷室裡  ,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一臺顯微鏡  ,一臺電腦  ,一間不大的房間  ,看似尋常的小診室卻是病理科所有工作的最後一道關卡  。

  冰凍切片閱片——病理科難度最大的一項工作  。目前浙江省腫瘤醫院可以勝任該工作的醫師屈指可數 ,孫文勇就是其中之一  。

  9時 ,一位五十多歲的患者正躺在手術室的病床上 ,由於左乳外側有一個結節 ,該病患被初步診斷為疑似乳腺癌  。在切取瞭病灶部位的組織塊後 ,主刀醫師俞洋囑托將標記好的標本送到病理科做冰凍切片  。“大概半個小時  ,就會出病理結果  。冰凍切片的優勢就是速度  。”俞洋介紹  。

  經過標本信息核對、取材、冰凍制片、染色  ,當病患的病灶部位組織被制成玻片送到病理診斷室時  ,還不到半個小時  。孫文勇熟練地把玻片放到顯微鏡下觀察  ,35年的工作經驗  ,讓他在一分鐘內就報出瞭一連串診斷結果 。緊接著  ,身旁的助手將信息輸入電腦  ,下一秒 ,手術室內的俞洋收到瞭上傳的病理報告  ,開始著手下一步治療方案  。

  “因為臨床醫生的診斷和治療都要遵循病理醫生的診斷結果 。所以也有人說我們病理醫生是‘醫生的醫生’  。”孫文勇想瞭想 ,又糾正道  ,“其實我們的角色更像醫院裡的‘法官’  。病理診斷的結果決定瞭病人的病情以及後續治療  ,有些‘一錘定音’的意思  。”

  說話間 ,不斷有制好的玻片被送進病理診斷室等待孫文勇閱片  。主治醫師鄭林峰入行已有十餘年 ,“這麼多年瞭 ,還是會有拿不準的片子要請孫主任來幫忙看一看  。”從早上7點半開始到晚上最後一臺手術結束 ,一天時間裡孫文勇就在這間不大的診斷室裡看瞭近百張冰凍切片  。去年一年  ,病理科的全體診斷醫生看瞭近31萬張的常規病理玻片  。

  壓力與動力並存 活到老學到老

  作為浙江省腫瘤醫院病理科的“主心骨” ,孫文勇還承擔著一些院內外病理會診的工作 。他說 ,“別人拿不準的時候  ,我們肯定要幫幫忙  ,畢竟是關乎生命的事  。所以幹這一行責任重 ,壓力也挺大的  ,生怕出錯  。”

  雖然平時工作壓力大 ,但回憶起病人因為自己的病理診斷而免去瞭不必要的手術之苦時  ,孫文勇顯得很有成就感 。

  幾年前  ,一位剛剛生產完的婦女從安徽專門趕到浙江省腫瘤醫院 ,想讓該院的醫生為自己再檢查一次 。“她在老傢醫院剖腹產時  ,醫生發現她腹膜外面有腫塊一樣的東西  ,診斷是癌 。患者剛剛當上媽媽  ,聽到這個消息該有多絕望  。”孫文勇回憶  ,“後來我們為她進行瞭二次檢查  ,確診所謂的‘腫塊’實際是患者懷孕期間應激的一種反應  ,並不是癌癥  ,於是皆大歡喜  。”

  每一次的精準病理診斷都給孫文勇帶來繼續前進的動力  。顯微鏡旁 ,一本《診斷病理學雜志》被堆成“小山”的玻片壓著 。孫文勇笑道 ,“今天本來準備空閑時翻一翻的  ,到現在還沒來得及打開 。”

  成為病理醫生後 ,孫文勇沒有停止學習的步伐  。1988年 ,他成為浙江省腫瘤醫院第一位赴日學術交流的病理醫生 。在他眼裡  ,病理醫生就相當於全科醫生  ,要具備各種復雜的學科知識和豐富的臨床經驗  。“病理學領域的知識在不斷發展進步著 ,我們也要活到老  ,學到老  。”孫文勇說  。

  病理人才短缺 分子病理與人工智能並行

  如今  ,國內越來越多的優秀醫學生首選臨床科室 ,很多醫院的病理科都面臨著嚴重的人才缺口  。孫文勇意識到瞭這一點  ,顯得著急又無奈  。“國內的一些醫院對於病理科重視不足  ,缺乏投入  ,致使病理醫生少 ,硬件設施也很差  ,很難保證精準的病理診斷  。”

  “我們要認識到 ,無論是學術研究還是硬件條件  ,國內的病理科和國際上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  。”作為浙江省腫瘤醫院病理科學科帶頭人  ,孫文勇有著自己的感悟和預判  。他表示  ,人工智能是未來國內病理學發展的方向之一  ,但仍有一段很長的道路要走  。近年來 ,國內分子病理診斷也在不斷加強  ,“我們院的東區已建成分子病理實驗室  。”

  孫文勇補充道  ,“病理醫生還需要掌握的一項技能就是屍檢 。患者死亡後不能直接簡單地宣佈  ,要用病理分析診斷出死亡原因 ,作出詳細的病理報告  ,這樣才能推動醫學的不斷進步 。”

  “孫主任 ,麻煩這個片子看一下  。”狹小的病理診斷室裡  ,孫文勇正快速精準地對病變組織細胞形態的變化作出判斷  。他的個子很高  ,因此在操作顯微鏡時  ,不得不佝著背 ,彎著腰  。這樣的狀態  ,往往一保持就是一天  。而這  ,正是孫文勇和所有病理醫生每日的常態(完)

原標題:走進病理科醫生:爭分奪秒“戰鬥”的醫院“法官”